分节阅读 16(1/1)

在各地分舵的势力、教中首要人物才能性格等等,一一向月如雪请教。月如雪见他勤奋,也不以为意,只要自己知道的,便一一向他说明。两人在不断的接触中便逐渐熟稔起来。张豪见月如雪不单人美,而且教务娴熟,品行端庄大方,更加坚定了占有她的念头。而月如雪见张豪相貌堂堂,人勤嘴甜,对他也渐渐有了好感。

在与月如雪交往的过程中,他每次都主动为她端水倒茶,趁她不注意,偷偷地在茶水里下催情药。每次见到张豪殷勤的样子,月如雪都会向他投来赞赏的眼光,她哪里知道自己已陷入他早就布置好的陷阱。张豪乃是一极精明之人,每次下的份量都不多,如果下多了,被她发觉,反而误事。这些催情药都是他精配而成,丁残临死时交给他的东西,今天终于可以派上用场。这些催情药无色无味,份量少的时候,吃了并无异常,但若累积多了,一旦受了挑逗,爆发起来,任她三贞九烈,都是难以把持住。

不知不觉中,月如雪已喝了十多天含有催情药的茶水,她果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。张豪仔细端详,见她自服加了催情药的茶水后,樱唇喷火,黛眉如画,凤眼含情,嘴角间时常荡起盈盈媚笑,原本饱满的酥胸近来更加高耸,体态轻盈,挺翘的香臀一扭一动间,袅袅婷婷,荡起诱人的丰韵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难以抗拒的妩媚之态,令人看了有心慌慌的感觉。

见催情药已逐渐见效,张豪心痒难忍,自从到这君山总舵,在众目睽睽之下,为了早日成就大事,他一直强忍情欲,忍不住时最多找个僻静之处自我解决。现在美色当前,他决定在这一两天成事,考虑到总舵人多吵杂,那可恨的月如霜尽管大多时间陪着林菲蓉,仍然还时不时缠在姐姐身边,不易大兴云雨,他抽空察看了君山周边的地形,终于找到了一个绝佳之处。采撷鲜花,也需下大心血,盖要成就非常之事,还须下非常之功。

其时已近九月,夜间仍然闷热。当晚,他裸卧室中,静等月如雪入彀。三更时分,隐隐听到她的脚步声正往这边而来。张豪运起丁残秘籍所授神功,肉根霎时硬挺,竟翘得老高。月如雪踏进房间,起初并未注意,来到床前,见他赤身仰卧,乍见异物,吓了一跳,俏脸顿时通红。但见那话儿粗壮黑亮,高高翘起,在昏暗灯光下,闪着淫靡之光,竟是威风凛凛。肉根之下,阴毛浓密乌黑,卷卷曲曲,纠结缠绕。仿佛知道她的来到似的,此时那肉棒竟像还会生长一样,不断继续膨胀延伸,硬梆梆的直翘了起来,约有七、八寸长,三个手指粗,青筋虬匝,紫红的龟头不住抖动,那粗大狰狞的凶猛模样,有如巨蟒,惊得月如雪“哦”了一声,她赶紧捂住樱唇,以免吵醒尚在睡眠中的张豪。初次见到男人的话儿,她没想到竟是这等威猛,心如鹿撞,想要赶紧离开,竟是觉得骨酥腿软,难以移步半分。

熟睡中的张豪,忽地翻了个身,抱住旁边的枕头,不住地亲吻,嘟嚷着发出呓语:“如雪……你好美……你就象仙女一样美丽……来……让我抱抱你……亲亲你……你真的好美啊……夹紧我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如雪……我爱死你了……”

他似乎正作着春梦,双手猛得一搂,又翻了过来,那粗大的阳具正对着月如雪不断抖动,快速膨胀壮大。蓦地,一阵急抖,一股浓稠的白色精液强劲喷出,足足射有三、四尺高,八、九尺远,差点就喷到月如雪的身上。

月如雪听他梦话,已知自己成了他梦中的仙女,俏脸立时晕红如血。她只觉下体空虚,似有液体渗出,筋麻腿软,站立不稳,禁不住就要跌坐下来。忽见张豪又翻了几个身,似要醒来,她慌忙强运内劲,抢出房门,赶回自己的房间。

回到房里,她放下门栓,靠在房门上,不住娇喘。她摸了摸俏脸,但觉发烧发烫,浑身上下火烧火燎,让她心里怦怦直跳,久久难以平静。没想到男人那话儿竟有如此威势,那粗壮的模样,仍然在她眼前不住抖动,挥之不去。

好一会,她才轻挪玉足,来到床边,扶着床沿,软软坐了下来。此时她只觉腹下似是燃着熊熊大火,要把她焚毁似的,让她空虚无比。情欲一经挑起,便难以压制住,也许只有大手的抚摸才能让她燃起的欲火得以稍熄。月如雪忍不住抬起颤抖的双手,轻解罗裳,不片刻,一个全身赤裸的绝色美女,便慵懒地横陈在床上:浑身白晰粉嫩,凹凸有致,肌肤细腻滑嫩,身段玲珑浮凸,散发着诱惑之光,让原本昏暗的房间骤然一亮。她一手轻抚粉颈,另一手抚上玉峰,在自己饱满的雪乳周围滑动,轻捻着柔嫩的乳头,口中发出了轻微的呻吟。这声呻吟带着一股娇腻,一经入耳,把她吓了一跳:“我这是怎么了?今晚情欲为什么这么高涨?难道自己这么不要脸?”她却不知,自己早就被张豪种下情欲之花,这朵鲜花一旦绽放,便无比娇艳,只有任人采撷。

她越抚越起火,粉颊发烫,娇躯不停颤抖着,眼前又浮起了张豪那粗壮的肉棒,要是让那根铁棒插进自己的体内,不知是何滋味?想着想着,她再也忍不住,左手捻着自己的乳头,右手在自己下腹间滑动一阵后,顺着浑圆挺直的玉腿,一路轻挑细摸,渐渐移向两腿之间的肉缝,开始在那桃源洞口东挑西拨,在玉指的刺激下,桃源洞中不断流出甘泉,把洞口附近的丛草地带弄得湿润不已,一阵阵充满淫逸的喘息声不断传入耳中,却是自己情不自禁发出的娇哼,只羞得自己双颊一片酡红。

她躺卧在床,卷曲着娇躯,双腿夹紧棉被,互绞在一起,不住地交缠摩擦。也不知扭动了多久,蓦地,她一声娇呼,全身抽搐,却是已经泄身,桃源洞口不断“咕咕”流出淫液,弄湿了夹着的一角棉被,让她暂时感到了一阵轻松。

就在她如痴如醉,满足于泄身的快感时,她却不知,就在自己的房门外,正有一个黑影静静地观看着这场淫戏。他嘴角边浮着淫笑,没想到平日端庄美艳、聪明机敏的月如雪在淫药的刺激下,竟有如此风情,看来她成为自己的俎上肉已为时不远了。

张豪决定明天成事。隔天一早,天刚放亮,他就来到月如雪房间。她刚起床不久,正在房中百无聊赖,细看她,但见她轻托粉腮,桃花满面,凤眼含情,意态娇娆,一副娇慵的模样,一袭长裙,衬托得她飘飘若仙。见到张豪,她一张俏脸不由得浮起一层红晕,更显得美艳如花。看得张豪呆了一呆,心中爱得要死,口头却假装镇定,他对月如雪说道:“如雪姑娘,来到总舵这么久,尚未出去走走,不知月姑娘今天是否有空带在下出去赏赏风景,顺便看看总舵周边地形?”他顺手倒了杯茶,却偷偷下了催情药,今天他要采撷这朵鲜花,是以下重了份量,只要过得一两个时辰,便会发作。

月如雪不疑有诈,接过茶杯,一口喝下,反正这几天闷在总舵,心里总有一种慌慌的感觉,她也想出去散散心。两人骑着马,观过柳毅井,赏过朗吟亭,看过射蛟台,在张豪的提议下,便直奔猴子洞而来。

猴子洞位于君山南侧的断崖处。洞的上方怪石嶙峋,林木葱茏,顶上有一块平面叫铸鼎台,洞的左前方是香炉峰,洞的下面是茫茫的洞庭湖。这里地势偏僻,人烟罕至,冬暖夏凉,是理想的洞天福地。张豪为占有月如雪,早就勘察过这里的地形,今天便要在此布云施雨。

两人弃马攀岩,月如雪在前带路,张豪紧跟在后,他磨磨蹭蹭,放慢脚速,一边在后欣赏月如雪曼妙窈窕的惹火身材,一边等待她药性发作。猴子洞地势果然险峻,两人挤过窄仅容一人穿过的石缝,便觉前面豁然开朗,来到洞中,已微微有些气喘。

猴子洞由变质长石石英砂岩构成,洞中岩石遍布,或大如床,或小如桌,不时看到一些陶片,石斧和石锤,甚至还有一些火坑,看来这里曾经也有人居住过。两人稍坐一会,张豪细看月如雪,见她粉面含腮,俏脸更加晕红,知道药性即将发作,便对月如雪说道:“月姑娘,我们且往洞中看个究竟。这里叫猴子洞,顾名思义,怎么看不到半只猴子?”

月如雪嫣然一笑,说道:“这君山,要见一只猴子也难,这猴子洞,也并不是真的有猴子居住,只是看它象猴子居住的洞天福地而已。至于说到猴子嘛,今天倒是有一只。”她转向张豪,对他“格格”娇笑。

张豪见她笑靥如花,呆了一呆,忍不住就夸起来:“月姑娘,你长得真美,就象仙女下凡一般。”月如雪听他赞美,想起昨晚他梦里也曾称自己为仙女,心中一荡,竟微微有晕眩的感觉,差点就把持不住。她心中一凛,暗想:“我这是怎么啦,近来怎么老想男女之事?”她轻甩螓首,似是要把心头那股火热赶走,勉强冲张豪微微一笑,说道:“张大哥过奖了。”说完,运起内劲,想把腹下涌起的一股欲火强自压制下。

洞中有些昏暗,两人往洞里走,来到一张石床前,张豪见她魂不守舍,开始骚动不安,知道时机成熟,心中暗笑:“任你如何聪明机敏,今天终成我胯下之奴。”他心中已有了主意,突然一声惊呼:“有蛇!”月如雪闻听,一声尖叫,俏脸煞白,任她武功再好,小女子怕蛇本性暴露无遗。她不及多想,跳了起来,紧紧地抱住张豪,双手环抱他脖子,紧贴在他胸前,娇躯轻抖,口中不住问道:“在哪里?在哪里?”

张豪趁势将她搂住,只感觉到她胸前两团嫩肉紧紧贴住自己的胸膛,那种柔腻的感觉,已经好久没有享受到了。他俊脸涨红,口中呼呼直喘,一双大手环住她的纤腰,顺势而下,狂热地罩住她的翘臀,不断地摩挲,时轻时重地揉捏着,那种肉感极富弹性,让他摸得甚是舒服。而胯下肉棒早已雄风大起,隔着衣裤,紧紧地顶在她那迷人的三角地带。

月如雪见张豪未答,才发觉自己已紧紧抱在他怀里,这样的姿势很不妥,她待要挣扎,这时才发觉自己已难以挣动分毫。她抬起头,只见张豪双眼红赤,喷着熊熊欲火,似要把她吞噬一般。他左掌隔着衣衫,不断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游走,并继续上移,狂热地抚上她高耸的乳峰;抖动着的右掌,也不疾不徐地往下移,停在她丰盈的臀部上,时不时滑入股沟,轻搔她的肉缝。更要命的是他的下部,那根肉棒就象一根大烙铁,尽管隔着衣裤,仍焕发着无限热力,紧贴住她的阴阜,不住轻顶着,让她一阵心慌意乱。

“张大哥,快放开我!”月如雪只感到一阵害怕,她轻扭柳腰,双手推拒,想要挣脱出他的掌控,却反而被他抱得更紧。她刚要再开口,张豪一头猛地低下,厚唇狂热地封住她的樱唇,随即吐出舌头,顶开她的小嘴,滑溜地探进她的檀口,舌尖抵在她的牙龈上,不住地舔弄。

月如雪吃了一惊,伸手想把他推开,可是突然下腹一股热气窜了上来,使她瞬间火烧火燎,淫药开始发挥强劲的效力,使她筋酥骨麻,举手乏力,反而不自觉地张开了嘴,口中呜呜,配合起他的舔弄来。两人的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,张豪那火辣辣的大舌,有着无限魔力,在月如雪的嘴内游动着,或舔牙龈,或缠香舌,让她迷迷糊糊,一股情欲难以抑制地烧起。她忍不住也吐出香舌,含住张豪的舌头,和他纠缠在一起;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,互相引逗,时不时发出“咂咂”的声音,陶醉在这火热的激吻中,燃起了彼此一阵阵的情欲。

见月如雪反抗渐渐变弱,张豪抽出大手,左掌狂热地罩在她饱满的双峰上,顺着峰峦的曲线,不断地轻推细摸。那只在丰臀上游走的右掌,伸了上来,趁虚解开了她的衣襟,探入了肚兜之中,在她丰隆的乳峰上前后推移,摸得她一阵又一阵颤动,不停地发出娇喘,软绵绵的娇躯似乎站立不稳,就要倒了下来。

催情药在体内不断发酵,月如雪只感躁热难当,她香汗淋漓,不断婉转娇啼,不停地晃乳摆臀,想要稍减那份难耐的火热。张豪见她情欲已被挑起,知道她已难逃自己的魔爪,嘴角边浮起了满意的淫笑。他已在她檀口中品完香津,吻得心满意足,便抽身而出,改舔别处。先是亲吻她的粉颈,吮吸着喉头,再顺着脸颊,落在她的双眸上,还时不时用牙齿轻咬她的耳垂。月如雪呻吟阵阵,紧闭美眸,口中发出娇喘,不住地轻哼着:“不要啊……不要啊……”,口中虽不断说不要,娇躯却不住扭动,配合着张豪的舔弄。

张豪弯下了腰,雨点般的亲吻落在月如雪深深的乳沟上。那两团嫩肉,白得撩人,逗得他埋首其中,呼呼急喘,不住地轻舔细吮。那条淫舌所过之处,把她潜藏的情欲都给激发了出来。让她神魂飘荡,痴痴迷迷,不知不觉中,衣衫尽除,露出了一痕雪脯。月如雪只感上身一凉,下意识地抬起玉手,捂住了自己难以遮住的丰满。她口中不断发出娇喘,被挑起的情欲烧得她浑身上下火烫,她已经神志不清了。

张豪跪了下来,一手拿开她遮在雪乳上的玉手,另一手揽住她的纤腰,保持着她身体的平衡。他一路舔了下来,先

请记住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aihongxsw.com/chapters/235902/3263795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