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 15(1/2)

竟要走后门,大惊失色,立时清醒,怒骂起来:“畜生,你不是人,一定不得好死!”她拼命扭动翘臀,就是不让肉棒接近。尽管功力被制,她这一扭动,却也让丁战不得其门而入。

丁战也不是省油灯,见林菲蓉反抗,便用大手紧紧箍住她的腰胯,让她摆动不得。然后一手扶住肉棒,摇动腰部,慢慢将肉棒一寸寸挤入林菲蓉的菊洞之内。肉棒一入,但觉菊洞紧窄程度更甚蜜穴,竟是寸步难行。林菲蓉见后门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痛感,知道城池失守,不由得珠泪滚滚,不住啜泣。这淫贼简直就不是人,前面不走偏走后门。

见林菲蓉咬牙切齿,甚是痛楚,丁战顿起怜香惜玉之心,他伸出粗手,从她腋下伸了过去,不断捏揉着那两团晃荡的肉球,厚唇也在她柔美的粉颈和滑腻的玉背上轻吻慢舐。林菲蓉只觉菊洞中的肉棒擦得里面嫩肉火辣辣的痛,万分悲愤,忍不住便哭起来:“求求你……不要啊……呜……放…放了我吧……”,她后门初次被插,那份痛楚却是十分明显。

为了挑起林菲蓉的情欲,丁战一只手移到蜜穴处,或是顺着肉缝轻擦,或是深入阴道抽插,另一只手则轻揉慢捻桃源洞口的粉红色豆蔻。不久,菊洞中竟逐渐分泌出一些不明液体,让丁战抽插起来颇感润滑,他见状心中大喜,便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。尽管心中悲愤,但在丁战的高明挑逗下,兼之春药药效尚未完全退去,林菲蓉蜜穴深处又逐渐涌出骚痒感,她脸泛酡红,嘤嘤啜泣声中,禁不住便娇哼起来。

见到林菲蓉娇柔媚态,丁战更是欲火高涨,他再也忍不住,抽插了几下后,拔出肉棒,“扑哧”一声,便捅进了蜜穴里。林菲蓉正被丁战的手指逗弄得欲念横生,肉棒突然改插蜜穴,一股充实感顿时充盈心中,让秘洞深处那股空虚难耐的骚痒感暂时得以减轻,禁不住便发出几声娇媚的轻哼。丁战双手紧紧抓住林菲蓉两颗在胸前不住晃荡的玉乳,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急抽狂送,狠不得把整个人都贴进她诱人的肉体,把她的小穴捣烂。

狂干了一会,丁战只觉一股强烈的酥麻快感涌了上来,他急忙将肉棒拔出,用力一顶,又挤进了菊洞,终于在里面射了出来。林菲蓉只感到后庭里一阵火热,禁不住娇呼出声,整个人瘫在床上不停的喘气,再也难以动弹分毫。

这一夜,丁战动用壮阳药,在林菲蓉雪白的胴体上肆虐了个痛快。凌晨时分,才趴在她绵软的身上小憩一会,他还打算养精蓄锐后再战几个回合,毕竟象林菲蓉这样的美女平时不是那么容易碰到。迷迷糊糊中,忽听有人“林姐姐,林姐姐”叫个不停,却是月如霜回来了,旁边还有沈雪霜和独孤超两人,丁战一听出是月如霜的声音,在钟承先积威之下,惊得魂不附体,抓过衣裤,匆匆披上后便翻窗而逃。

月如霜见久无人开门,心中暗叫不妙,将门撞了开来,却见林菲蓉赤裸着雪白的胴体,平躺在床上,股间一塌糊涂,污渍斑斑,美眸虽是大张着,整个人却是有气无力,明显惨遭淫贼蹂躏。她见到月如霜等人,珠泪盈眶,滚滚而下,显是心中伤痛万分。沈雪霜慌忙将独孤超推出房门,拉过棉被,随手替她盖上,她和月如霜两人坐在床沿,替林菲蓉解开被封穴道,不住轻声安慰起她来。

(六)孽情

“渔人最喜鱼水情,男掌舵,女扯蓬,欢欢喜喜在湖中。今朝风大浪滔滔,坐着划子打转身,清汤寡欲也同心。”这歌声说歌也不像歌,说戏也不像戏,一波三折、一唱三叹,远远的传来,带着淡淡的“傩堂戏”(“傩堂戏”是流传在湘中、湘西民间,以一种民歌对唱形式进行的巫仪)风味,晃晃悠悠地飘萦在洞庭湖中,别有一番独特韵味。

“这歌声真好听。月妹妹,你说这狗贼丁战会回到君山吗?”一条小舟在洞庭湖上轻划,船上坐着一男三女,男的英俊,女的美艳,开口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岁的美貌少女,此人正是沈雪霜。另三人正陶醉在这似歌非歌,似曲非曲的歌声中,自是月如霜、林菲蓉和独孤超他们。原来月如霜知道是丁战强奸林菲蓉后,便带着他们三人,乘舟直奔洞庭湖总舵而来,誓将丁战碎尸万段。

君山在岳州的西南边,水路相距二十多里,是拜火神教总舵的所在地。这一带港汊迂回,丘峦突兀,湖外有湖,湖中有山,渔帆点点,芦叶青青,鱼游水底,鸥鹭翔飞。远眺君山,它如女子横黛,美丽而神奇;近看又如一颗青螺,在万顷银波中,若沉若浮。

划了大约一个多时辰后,小舟驶近君山,尚未靠岸,众人但见岸边山岭上旌旗猎猎,每面旗帜上都写着“均贫富,等贵贱”几个大字。山脚边一处处都站满了哨岗,拜火神教的教众衣衫绣着火把,黑白分明,随着旗帜进退,秩序井然。这拜火神教总舵果是不同凡响,别有一番庄严气象。

众人登岸,早有岸边教徒迎了上来。一见到月如霜,个个都堆起笑脸,向她问好。在教徒的带领下,他们四人直奔总舵而来。一路上,不断有教众向月如霜行礼,她年纪轻轻,在教中地位却是不低。

来到崇胜寺西侧,此时离总舵已经不远,忽听一阵马蹄声响,有人娇唤“妹妹,你回来了”,众人寻声细看,但见一名美貌女子策马而来,此女也不过二十岁左右,一身白衣如雪,仪态秀丽,容貌端庄,体态曼妙撩人,实乃绝色,这人正是月如霜的姐姐,与她并称“神教双娇”的月如雪。原来众人一登岸,早有教众报与总舵,月如雪一听妹妹回来,亲自来接。两姐妹多日不见,一见之下顿时相拥在一起。

月如霜一一将众人介绍给姐姐认识,并把丁战强奸林菲蓉的事情说了出来。月如雪一听,柳眉倒竖,俏脸带霜,说道:“丁战狗贼,竟吃了熊心豹子胆,趁教主不在,做出这等事来,”她转对林菲蓉,又道,“蓉妹请放心,有我在此,定为你做主,绝不轻饶丁战这狗贼!”林菲蓉一听,原本憔悴的俏脸浮起一晕绯红,感激地望了望月如雪,紧抿樱唇,楚楚可怜。

请记住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aihongxsw.com/chapters/235902/32637957.html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