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 7(1/5)

不能分开,已牢牢粘在一起,两人竟互拼起内力来。

帐中众人见二人脚下微见下陷,都不禁骇然凛惧。杨再兴在帐中看得真切,见邵铭雄额头已渗出汗珠,知道再过片刻,他便要落败,心里焦急,暗中寻思:“邵将军乃我军猛将,拳脚甚是厉害,在军中几无敌手,他万一落败,军中有谁可挡夏金杰?”他越想越急,竟是束手无策。

正苦思无策,不经意抬起头,却见岳飞正暗地里向他打着敲钟的手势,顿时心中雪亮。他趁众人不留意,步出大帐,迅速奔回自己的营帐。原来他和钟承先叔侄多年未见,两人竟有着说不完的话,便搬在一起住了。钟承先因不是将官,帐中论事,故没有参加。

回到帐中,见钟承先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一部兵书,杨再兴二话不说,拉起他就走。钟承先见他焦急,问起原因,杨再兴便把夏金杰来宋营挑战的事一五一十讲了出来。

钟承先一听,微微一笑:“杨叔叔,我乃布衣,就是胜他,也显不出岳家军威风。”他向杨再兴借了套盔甲穿在身上,才与他一起走进帅帐。岳飞看到他进来,松了口气,示意他在众将群中站好。

这时邵铭雄已经落败。夏金杰正在帐中趾高气扬,冲着岳飞道:“素闻岳家军精兵猛将如云,也不过尔尔。岳元帅,是不是要你亲自出马了?久闻你岳家拳厉害,不会是中看不中用吧?”说毕,和使者仰天哈哈大笑,确是狂妄无比。

钟承先在旁一听,心中有气,运功在指,冲夏金杰“膝关穴”轻轻一点,夏金杰只觉一股气劲冲膝而来,躲闪不及,膝中一麻,忍不住对着帅位就跪了下来。使者在旁见他突然下跪,不明所以,但脸色却是极为难看。众将原见他嚣张,本极激愤,不意他突然来此一招,也俱皆愕然。

岳飞知是钟承先在旁作怪,假装不知,见夏金杰下跪,连忙说:“使者不必赔礼,恁也多礼了,快快请起。”

夏金杰“膝关穴”被点,知是着了暗算,但苦于下肢酸麻,却是无力站起。这时,岳飞也不想让他太难堪,强忍笑意,从帅位上站起,来到他跟前,双手来扶。钟承先见状,气劲疾出,解了夏金杰被封的穴道,他穴道一解,自然站起,但却浑似被岳飞扶起一般。

请记住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aihongxsw.com/chapters/235902/32637949.html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